ppd時尚網

主頁 > VerySide > > 正文

牧文網:劉禮賓:對當代藝術中認知缺憾的批評
2018-11-25 VerySide

“超越性”為何被遮蔽

20世紀特定的知識構成使對中國古代畫論核心詞的理解杯弓蛇影,也影響到對中國畫的闡釋。

在“唯科學主義”、“再現論”的背景下,對中國古代畫論核心詞的理解往往發生了扭曲。比如“外師造化,中得心源”。在現有的慣常闡釋中,對它的解釋是:“造化”,即大自然,“心源”即作者內心的感悟。“外師造化,中得心源”也就是說藝術創作來源于對大自然的師法,同時源自自己內心的感受。

在這樣的一種解釋中,可以注意到幾個問題:

第一,“造化”被物質化、靜態化、客觀對象化為“大自然”,“萬物相生,生生不息”的演變之理、動態特征在這樣的解釋中完全看不到。“物質化”、“靜態化”過程和20世紀流行的“唯科學主義”有關,當然,唯物論在此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。而“客觀對象化”很大程度上是主客觀二分法的流行所造成的必然。

第二,“師”,在“再現論”的背景下,多被理解為“模仿”、“臨摹”。在這個詞組中,“師”是一個動詞,除了有“觀察”等視覺層面上的含義之外,應該包含了“人”(不僅是藝術家)面對“造化”所構建關系的所有題中之意,比如“體悟”“感知”,也包含“敬畏”“天人合一”等更深層的哲學含義。這個問題看起來只是個理論問題,其實直接影響到藝術家的“觀看之道”“創作之法。

三生教育網

第三,“中”被時代化了。按照對仗要求來講,“外師造化,中得心源”中的“中”應該為“內”,或者“里”,但是張璪寫的是“中”。問題是,“中”所普遍理解成的“內”,是個什么樣的內?是翻江倒海,瞬息萬變之念頭?還是現代主義所推崇的精神癲狂,極致追求之渴求?亦或是澄明之境?幾種狀態,哪一種可談“得”物象相生之法,氣韻貫通之理,萬物自在之道?如果聯系到“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”,“中”在此處更多的是一種修為狀態,而非慣常解釋之“內心”。

第四,時下的理解,“中得心源”“得”到的情緒、感知、情感波動、靈感時刻,乃至激情。將“心之波動”理解為“心源”,這就類似把河流的波紋理解為河流的源頭了。

對中國古代畫論核心概念“當下理解”的情況比比皆是。每個時代都會對以往的概念進行重新闡釋,這不足為奇,奇怪之處在于,當宏大的、被刪除了超越性的西方學科系統籠罩在本不以學科劃分的“畫論”之上時,基本切斷了“畫論”更深層的精神指向,尤其簡單化了畫論作者經史子集的治學背景,以及個人道德訴求,更甚之,曲解了他們的生命狀態。

這不僅是對于畫論作者,也包含我們現在所稱的“畫家”。

忽視“超越性”遮蔽了什么

“主體”問題的被忽視,反映在美術界,表現在藝術家被單層面化,“藝術家”精神活動的復雜性、個體性、超越性被忽視。

20世紀以來,以往的讀書人一直在找尋自己新的定位,不舍傳統,又能積極入世,“新儒家”基本是在這樣的時空節點上產生的。如今看來,這一脈在現實中的實踐并不得意。

自覺歸類為“知識分子”一員的“藝術家”,只能放入這一更宏觀的身份角色定位中去考量。目前,“藝術家”如何看待自己的藝術實踐、現實定位、傳承節點?盡管當下沒有多少藝術家做此類思考,但不思考不見得問題消失。事實是,這些問題在更深層面不停地攪動著藝術家的神經,呈現出價值取向,乃至藝術創作的混亂。

雪上加霜的是,對藝術家的深度個案分析至今依然嚴重欠缺。符號化解讀的結果,致使很多藝術家被單層面化了。優秀的藝術家不停地向前探索,而“標簽”似乎卻不消失。有些藝術家本身也在藏家期待、市場行為的作用中不得不屈服,成為符號、專利的復制者。

現實層面如此,在此語境中,再談“超越性”,仿佛是一種奢侈。藝術家是一個時代最有可能接近“超越性”的群體,事實上,很多藝術家的確在做此類探索。

問題是,對中國藝術家傳統轉化創作的闡釋常常遇到歸類于“玄學”的困境,無論這位藝術家動用的何種傳統哲學理念,都引不起觀眾或者批評者的興趣。“神道兒了”,“玩玄的”諸如此類的口語評價,可以折射出批評界對此類創作的興趣索然。這一方面可能在于藝術家創作的無力,更可能是批評家自身對傳統的無知。

時下,當代藝術家的“藝術語言探索”已經彌漫出視覺語言層面,或者抽象藝術領域,已經成為“主體”自我呈現的一種方式。“物質性”、“身體在場”被反復提及,兩者緊密的咬合關系也已經建立,他們的“批判”已經沖出“題材優先”、“立場優先”這一彌漫于20世紀中國藝術的迷霧,并與歐美藝術界對此問題的探索表現出相當大的差異。如果此時不把這樣一種探索進行充分展現,可能是我們的失職。

ppd時尚網 美發秀秀 粉星種草雞 買手客Buyerkey LADYMAX VerySide 微時尚 熱發型 服裝色彩搭配

聚美生活館,時尚發型,時尚裝扮

25选7一等奖